当前位置:tyhouse.com历史派王昭君出塞的汉元帝刘奭是明君还是昏君?
派王昭君出塞的汉元帝刘奭是明君还是昏君?
2022-11-24

嗨又和大家见面了,今天趣历史小编带来了一篇关于刘奭的文章,希望你们喜欢。

汉元帝刘奭(shì)派王昭君出塞和亲这事,充分表现了这君王昏庸无道的本性。但歪打正着,既有助于保证了国内几十年的安宁,又让一个默默无闻的绝色美女浮出世面光照千古。真格是后人难以评说哟。

古代形容美女的惯用诗句是“闭月羞花之貌,沉鱼落雁之容”。“闭月、羞花、沉鱼、落雁”是四种不同的美哦,“落雁”指的就是王昭君。

但王昭君对其身前身后事,笔者猜测有不少感叹吧?

(一)纨绔君王非伟男

刘奭是他爹、先皇汉宣帝刘询在民间时生的儿子。

刘询登御座后没过几年,他的母亲、先皇后许平君被权臣霍光的妻子毒死。地节三年(前67年)四月,8岁的刘奭被立为太子。

继任皇后是霍光的女儿霍成君,她在父母的授意下,千方百计打算在饮食中下毒将刘奭害死,立自己和刘询生的儿子为太子。不过刘奭在父亲的精心保护下,躲过了劫难。

虽然刘奭幼年丧母,从小历经曲折,但有父亲的保护,并没经受过多大的风浪。

刘奭从小就开始接受良好的系统教育,多才多艺,特别是在音乐方面有很深的造诣。但他对学习治国本领没有兴趣,最喜欢的是儒学。

他对这门学问达到了痴迷的程度,盲目地将所学到的东西运用到实际生活中。加强国家法治,肯定要严惩不法分子。刘奭觉得不爽,给老爹说:不要用刑太深,要多用儒生。通过长期的观察,老爹认为他不是理想的接班人,但想到他母亲的惨死,不忍心将他的太子身份废弃,最终还是把皇位传给了他。

先皇汉宣帝啊!他这等素质,能继承和光大您“昭宣中兴”的伟业吗?

(二)贪图享乐误国事

有作为的君王要具备刚柔相济的性格才行,刘奭且只讲宽柔。他十分尊重史高、萧望之(他的老师)和周堪三位辅政大臣,搞“纯任德教”,就是以柔治国,不管权臣言辞如何激烈,他从善如流,一点也不怪罪。

但权臣劝他要勤政谋政与宦官千方百计逢迎他享乐而言,他对权臣心里是不太舒服的,而十分信任宦官。他授予宦官的权利很大,天长日久形成了宦官专权的局面,宦官头儿石显勾结外戚,迫使他的老师萧望之自杀,气死了周堪。

整个国家就这样逐步腐败了。

年轻的刘奭像他父亲、先皇汉宣帝一样重情,做太子时十分宠爱一个姓司马的女子,司马女子病逝刘奭很伤心,就不近女色了。

老爹很着急,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嘛,就选了一些美女送给他。

刘奭挑了王政君临幸了一晚,王政君(刘奭登基后封为皇后)遇巧就怀上了。不知是啥原因,刘奭自此以后就十分好色贪玩起来。老爹见有了孙辈,就不再管他这方面的事。

如今老爹和善谏的权臣全都到了另一个世界,没有人再来唠叨,面子活不用做了,耳根子也清静了,刘奭置国家大事和黎民疾苦不顾,更加放肆享乐起来,在全国各地搜寻美女良马。没过多少时日,后宫有美女数千,御马房有良马上万。

先皇汉宣帝,国家成了这样子,刘奭负重大责任,子不教父之过,也有您的不小失误啊!

(三)难分自愿与被迫

挑选来准备进宫的美女太多了,体检有专门机构负责,但是否入“御眼”只能由皇上自个定。刘奭可没有耐心叫来挨个看,诏令宫廷画工为他们画像,自个有“性趣”时瞅。有了机会不放过机会,没有机会找机会。美女们倾其所有贿赂画工,把她们画得一个个美若天仙。这样“中奖”概率就能大大提高哟。

据《后汉书·南匈奴列传》载:王昭君名嫱,字昭君,南郡人。元帝朝时,以良家子出身选入掖庭。据史书记载,良家子不是那时认定的从事“医、巫、商贾、百工”等低贱工作之人。按现代语言表述释意,王昭君出身在一个比较富裕的农耕之家,在父母关爱怜惜之下,在茂林修竹的田园风光中生活,得以保养容颜,精通曲艺,气质高雅,娇美脱俗,有着高傲的脾性。

进宫的美女们倾其所有贿赂画工,可王昭君就是不愿意随大流,没有丁点儿表示。画工毛延寿虽然嘴不明言,却挟恨报复,置其出众的美貌不顾,把她的模样儿画成了“大路货”。

“故国三千里,深宫二十年”,入宫对于一个弱小的女子而言,久久不能与君王照面,新奇之后就是长长的迷茫。苦闷难拗啊,王昭君巴不得有机会走出这深宫!

(四)洒泪永别桑梓地

匈奴是古代中国北方的一支十分强悍的游牧民族,从战国时代开始,经常进犯中原一带。

西汉初年,汉高祖刘邦御驾亲征,被匈奴大军围困,差点脱不了身,后来采取和亲的办法才暂时“搁平”。汉武帝时代,把匈奴赶走得远远的。但汉武帝驾崩后,又不断来骚扰。到了汉宣帝朝,才取得了对匈奴的战略性胜利。

据《汉书·匈奴传》载,由于连年的内外战争,国力消耗巨大,人民倍受战乱的痛苦。匈奴虚弱后且又发生内乱,形成了郅支单于与呼韩邪单于的对抗。呼韩邪单于称臣归附西汉朝并在其协助下,得以取得内战胜利。

公元前33年,呼韩邪单于来到长安朝觐,汉元帝刘奭为了增强两国友谊,将年号“建昭”改为“竟宁”。呼韩邪单于提出了“愿为天朝之婿”的请求。

据《后汉书·南匈奴传》记载:刘奭打算将一名宫女以公主的名份,赐给呼韩邪单于。王昭君入宫有几年了,从来没面见过皇帝,感到非常悲怨,就请求掖庭令让自己去。与呼韩邪单于话别时,包括王昭君在内的五个宫女被召到刘奭的御座前。王昭君那天人一般的容貌,使得呼韩邪单于一眼就相中她。刘奭大吃一惊,顿时就打算把她留下来,但考虑到不能失信,最终只好“忍痛割爱”。

(五)王昭君出塞后终生未回故地,关于她的遗闻多多

其一、据说王昭君写过一首《怨词》。限于篇幅,摘录最后四句:

父兮母兮,道且悠长。

呜呼哀哉,忧心恻伤。

在此用现代语言改写如下:

叫一声我的爹和娘啊,女儿出嫁的道路远又长。你们可怜的女儿呀,满怀着悲痛和哀伤。

其二、据说王昭君写过《报汉元帝书》:

......独惜国家黜涉,移于贱工,南望汉关徒增怆结。而有父有弟,惟陛下幸少怜之。

用现代语言释意:单于去世后,我只能移情于卑贱的女工手艺消磨时光,天天向南遥望汉朝的边关,也只是白白地加重悲伤。家乡还有我的父亲和弟弟,只能盼望陛下稍施慈悲怜悯!

其三、据说呼韩邪单于十分爱王昭君,封她为“宁胡阏氏”(阏氏为匈奴语,王后之意)。昭君去世后,她的女儿须卜居次、当云居次、外孙大且渠奢、侄子王歙和王飒等人,继承她的遗志,为汉匈两族友好相处做了不少工作。昭君出塞后的六十年里,牧民的牛马布满原野,两族人民和睦相处。

笔者管见,关于她的遗作遗闻不论真假与否,表达了历代后人对她十分尊崇,用以寄托着深深的怀念之情。